听说了吗?那个×天×地的魔君居然是个坤阴!EP.15

※ 我流设定仙魔古风向ABO(女A男O,自行避雷)


※ 晋江上的书名按编辑要求改成了:《听说了吗?那个被公认为乾阳的魔君居然是个坤阴!》


—————— 以下是部分正文 ——————


祭晏意识恢复清醒的时候,首先入眼的,是不甚熟悉的木质屋顶。


陌生的环境让心中顿时拉起了警戒。


谨慎地确认四周,发现并无值得特别注意的异常之处,祭晏随即重新闭起双眼,平躺在榻上静心调息了一阵。确定自己的身体状况没有一丝异样后,当即翻身坐起。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推开。


祭晏刚刚放松没多久的戒备心再度高高挂起。只是,当看清端着药碗走入屋内的人时,又暗自长舒了一口气。因为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老熟人——身为医师的阿宵。


祭晏双手撑在榻边似欲起身:“阿宵怎么会在这里?”


阿宵冷淡地瞥了一眼明显尚未完全恢复的人,没有回答他的这个疑问,而是说道:“你已经躺了几天了,不要勉强。”


于是,祭晏干脆不动了。


说到底,他确实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信期,意识浑噩地躺了好些天,虽说此时人已清醒,但手脚仍有些无力,如若可以,自然是待着不动缓缓最好。


来到榻边,将手中的药碗递到祭晏的面前,阿宵语气坚决道:“先喝了它。”


再熟悉不过的药味勾起了祭晏的一线记忆。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在失去意识后所面临的是何种境况,当即脸色微变地伸手摸上了后颈信引所在的位置。好在,自身重要的地方仍如以前一样,没有多余的印记附着其上,祭晏大大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放下了瞬间浮起的忧虑。


看见他的反应,阿宵呵笑了一声,带着一丝嘲讽地调侃道:“放心吧,你的清白还在,从今往后还能好好地继续伪装自己。”


祭晏当即一窘,心生几分尴尬地轻咳了一声,然后默默伸出手,从阿宵的手上接过药碗,仰头将汤药灌入口中。


接过祭晏递回的碗药,阿宵将之放到一旁的案桌上后,从自己的衣袖中取出了一个针包平铺其上。从中取了几根银针,阿宵起身来到祭晏的身边,冷声道:“调息。”


于是,祭晏立即谨遵医嘱盘膝而坐,将后颈留给了阿宵。


对任何一个坤阴来说,这都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如果不是自己已经结契的乾阳或是极受自己信任的人,这种行为几乎等同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与自由无条件的送到对方的手上。


清曦刚刚来到门口时,瞥见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


—————— T.B.C. ——————


Chapter 15完整修正版,指路: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128361



#你心中的经典忘羡同人文

接棒 @蘇苓 


游戏规则:只能推荐一篇!不能给任何评价!不能放文章链接!


我推荐:  

ID:青曳

域名:nowheretorun

文名:【忘羡】缘未尽,天注定

该文LOF编号:1dd31236_12c798fc0


推荐理由:

(补全一下原因)

每个人心中对经典的定义都不尽相同,而我一般情况下,基本只磕原著向同人,至于理由,也没什么特别原因,主要是因为非原著向的设定我看的时候总有一种深深的违和感。毕竟你看,我笔下的忘羡基本上也都是原著向的。


所以,在这一堆原著向的同人文中,唯一不同的那一篇便成为了我心目中的“经典”,更不要说这篇现PA同人既有趣,又令我印象深刻。(笑)




点名下一棒: @宝贝珍妮(不转载) 


噫嘿嘿嘿嘿嘿嘿~双十一买的天子笑到啦~


兔羡:二哥哥,你真好❤
兔叽:嗯,你喜欢(⁄ ⁄•⁄ω⁄•⁄ ⁄)



~( ̄▽ ̄~)(~ ̄▽ ̄)~


P.S.

天子笑的填充比忘羡兔还要实诚❤

随便侃侃

1. 中国有句老话,叫“见字如见人”,同理,后来还有一句话,叫“见文如见人”。一位作者的行文风格基本可以展现出这位作者的三观,与对待生活的态度。所以,将士是“浴血奋战”,文人则是“以文笔战”。


也正是因为这些,特别浪漫的作者,他的文风就会充满了漫天花雨般的柔情蜜意;价值观特别现实的作者,他的文风就会不自觉的带上一股批判现实主义风,而我十分惭愧,仍然想牢牢地抓着点中二的尾巴,写些“有趣”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中二小说。也只想看些放松心情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有趣小说。毕竟生活那么难,我不想在寻求娱乐的时候还要面对各种糟心的东西。_(:з」∠)_


2. 一个人的先天环境和后天环境统合起来,会培养起一个人在对待问题时的思考角度。心态积极向上、阳光乐观的人,遇事或看待问题时,大多会从积极的一面对问题进行思考。反之,大概率感受到的可能只会是来自世界的森森恶意,并且还会将这种恶意反馈给身边的人。


3. 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在社会上吃得最开的人往往是特别会长袖善舞之辈。所以作为一个大部分情况下只想追求是非黑白的我正在努力让自己活成一个灰色的糟糕大人。当然,面对现实比小说更奇葩狗血的社会,我还是更愿意面对那些积极阳光的事物,毕竟追逐“光明”是人性众多的本能之一。


不过,大众社会在经过了多年的起伏沉淀之后,总结出了两句话,我深以为然,一句是:关你何事?而另一句,不巧,正是:关我何事?╮( ̄▽ ̄)╭毕竟这个世上谁不容易?而且重要的是:点背不能怨社会。



哦,真的只是随便侃侃,和清粉一样,我就不打TAG了,有缘见。至于有些人喜欢主动乱翻墙的,那也是你们自己的事,毕竟我又阻止不了你。

P.S.

_(:з」∠)_前两天从来不混圈的我才从群里的其他人那里知道原来小蓝手也可以用来引战。


我以前一直认为小蓝手是为了分享有趣、好玩、可以大家一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内容的。所以第一次违心点了某个推荐前我犹豫了好久……感觉真是糟糕透了!这里向仍然愿意关注我的诸位亲说声“对不起”,最近一些让人发笑的瓜吃得太起劲了,这是不对的,毕竟我的主要任务是写文。


最后,过几天更新原创。《那对忘羡》则是在那之后。

那对忘羡今天也被夺舍了?!(20)

(本文又名《论从别人口中知道自己的恋爱史以及自我动手调查自己恋爱史的羞耻度》)(笑)

 

——————————

注:

1. 人设和背景设定原作的,OOC在下的锅

2. 除忘羡以外全员直(有轩离),在下不磕其他CP

3. 平行时空/原著向,有私设

※ 因为有人说搞不清哪边是哪边,所以补充一下,除了蓝启仁、聂怀桑、金子轩、江厌离、江枫眠、虞紫鸢等这种特殊情况以外:
  平行时空:对话框以外的(除特别情况以外),一律姓+名,这边也就是少年组,云深求学期
  原著时间线:对话框以外的(除特别情况以外),一律姓+字,这边也就是婚后组

P.S. 当然,再不行,请贡献一点晋江的点击量,把第一章到目前为止的最后一章从头到尾再撸一遍好了(笑)这样应该就不会晕了。(笑)

4. 无存稿祼更,所以,别催

Chapter 1-20(修正版):指路→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18212

 

—————— Chapter 20·等等!这个未来大有问题(3) ——————

 

站在静室前,望着眼前的云深幽景,魏婴转着手中的通行玉令开始犯起了难。

 

在蓝湛离开,去见蓝曦臣之前,他虽然有说要下山去打听消息,但是现在,他又忽然不想下山了。

 

毕竟自己打听“自己”什么的……

 

刚想到这儿,魏婴猛地一拍大腿,恍然恼道:“糟糕!刚才忘记向思追确认这副身体的具体情况了。”

 

这万一要是遇上被问的人认识“自己”,而自己则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提出了诸如“你听说过魏无羡这个人吗?”这样的问题,想必对方一定会觉得自己脑子有病。就算自己到时候混淆视听、装傻充愣,结果仍会是一件十分尴尬且丢脸的事情。

 

此外,以他目前的自身状况,撇开御剑这个选项之后,能去的地方,就近的,就只有姑苏城了。

 

可是,在姑苏城里打听魏无羡和云梦江氏的事……

 

尽管人们在行商往来间总能捎带一些他地的传闻,可不管如何,内容始终有限,就更不要说姑苏与云梦之间远隔千里。在经过多次的口口相传后,必然要多出不少奇奇怪怪的添油加醋。

 

是以,和云梦江氏之间不知因何产生的恩怨,魏婴始终认为只有实际去到云梦,才有可能知晓更详细的内情。当然,他同时也承认,隐约间,他总觉得自己应该去见一见这个世界的江晚吟。

 

思及此,魏婴立即停止了自己的动作,把通行玉令握在了手中。

 

伸手将自己从头到脚地摸了一遍,又确认了一下己身的修为后,魏婴再次在心中表达了一下他对“自己”这位普通柔弱男子的嫌弃之情。

 

虽说此世非彼世,但魏婴怎么也没想到两边的自己,各方面条件竟然会有如此巨大的差别。当然,就目前所知的各种条件来说,里面有他不知道的其他契因也说不定——

 

正因为如此,魏婴十分迅速且坦然地接受了自身当前的现实状况。

 

不过,当他迈步前往山门而路过一块草地时,满地圆滚滚的兔子以及一匹怎么看怎么格格不入的花驴子,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

 

“……”兔子也就算了,云深不知处竟然还有人养驴???

 

魏婴好奇心大起,如果可以,他很想拜会一下这位想法新奇,居然选择养一头驴当灵宠的奇人异士。

 

不对,也有可能是座骑……

 

转念想到姑苏蓝氏这个古板扎堆的地方竟然有人选择骑驴出行,魏婴的脑海里忽然浮起了蓝湛板着脸牵着驴子的一幕。两者之间过于不搭调的迥异风格,让他险些笑倒在地。似是听见了他毫无顾忌的大笑声,花驴子当即一脸不满地转头朝魏婴所在的方向瞪了过来。

 

一人一驴,两者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的那一刻,花驴子眼中浑然天成的鄙视,瞬间打动了魏婴。

 

“咦?魏前辈?你不是说要和含光君出几天门,不在云深不知处的吗?”

 

就在魏婴寻思要如何拐走这头驴子,让它充当一下自己的临时座骑时,一个颇有些活泼且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一旁响了起来。

 

转头一看,发现是几位带着卷云纹抹额的蓝氏亲眷子弟,而领头的那一位好像正是那位名叫景仪的少年。

 

魏婴吃不准他和蓝湛的事整个姑苏蓝氏有多少人知道,一时间只能尴尬地讪笑了两声,说道:“这不是正要走嘛。”

 

少年们立即一脸了然,纷纷向魏婴行了礼,然后走人。不想,魏婴却出声叫住了他们。

 

景仪好奇地转过身看向魏婴,问道:“魏前辈,有什么事吗?”

 

魏婴再次打量了一遍眼前的少年们,然后一把勾住景仪的脖子,把人拖到一旁,小声地问道:“我看你们这样子,是要下山?”

 

景仪深深地看了魏婴一眼,心直口快道:“魏前辈,你没事吧?”

 

“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魏婴立即松开了景仪,故作镇定地答道。

 

但是景仪却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长长地“哦”了一声,让魏婴的心里不由自主地咯噔了一下。而后,就听景仪道:“我知道了。”

 

魏婴看着景仪,既有些紧张又有些好奇地问道:“你知道什么了?”

 

景仪挺直了腰背,拍了拍胸脯,一副很讲义气的模样,保证道:“放心吧,魏前辈,我们会帮你向大小姐解释的。本来就是你一早和含光君计划好要带思追出门的,大小姐不敢有意见的。”

 

大、大小姐???谁???

 

嗯?等等,依这位小兄弟的说法,难道这位大小姐是“我”心上人不成???只是,有意见?看来这位姑娘的脾气不小……“我”是怎么喜欢上她的?

 

小小地烦恼了一会儿,魏婴思考的方向就彻底拐了个弯,飘远了。

 

就在这时,景仪又道:“魏前辈,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那我们就先走了啊。”说完,便再次向魏婴一礼,准备与其他的小伙伴们一起出门下山。哪知,才没走两步,就被魏婴再次叫住。

 

“等一下!”

 

景仪回过头,一脸不解地看向魏婴,问道:“魏前辈,你还有其他的事?”

 

魏婴稍略沉吟,这才颇有些刻意地继续反问道:“那什么,我有点忘了,你们这次要去哪里夜猎?”

 

景仪叹了一口气,答道:“魏前辈,你那记性是真得没救了。前两天才刚告诉过你的,这一次我们是去巴陵,子真说他们那里出了一个怎么抓都抓不住的精怪,所以我们约好这次一起去他那里夜猎的。”

 

魏婴马上装出一副恍然想起的模样,说道:“哦、哦,对,是巴陵。行吧,你们去吧,路上小心点。”

 

得到了自己眼下需要的答案后,魏婴立马就选择了放人。

 

于是,三度被魏婴拦下的景仪等人,这一次终于顺利地离开了。

 

直到他们走远,魏婴这才长吁了一口气。

 

因为之前第三次被景仪等人行礼时,魏婴下意识地就想还以平辈礼,只是手刚抬起就陡然发现不对,只能硬生生地中途换了个动作。还好,蓝家的这些小辈们似乎都没发现自己的这一异常之处,令他着实松了一口气。

 

不过,魏婴还是忍不住纠结起来。

 

在魏婴看来,若要打听一些有关于“自己”的事,跟着景仪他们一起去夜猎是最实际的,因为那样遇到修士的机率会更高一些,打听云梦江氏的事相对也会更便利一些。只是,依景仪少年的话进行推测,魏婴觉得“自己”的心上人到时候多半也会在场。如此一来,于他来说反而可能会有些不利。毕竟他听说面对自己的心上人时,姑娘们都会变得万分精明。

 

“难不成真要装失忆?嗯……实话实说也是可行的吧?”但是这样一来还能不能打听到所谓的实情?

 

魏婴虚眯着双眼暗自思忖,然后斜眼睨向了一旁正在和兔子抢嫩草的花驴子。

 

毕竟现在的他无法御剑,太远的地方只靠步行又太费时费力。若是有个代步,状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主意一想定,魏婴就赶紧去牵驴子。哪知,这头花驴子极其具有个性,偏偏就是硬气地不跟他走。魏婴拉它,它还犟脾气地把人往回拖。

 

一人一驴较了大半天的劲,魏婴更是使出了自己所有的哄骗手段,没想到驴子依旧不肯跟他走。

 

魏婴不由奇道:“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认主的。不愧是被姑苏蓝氏的人看中的。”

 

驴子嫌弃地喷他。

 

与此同时,正在寒室与蓝曦臣见面的蓝湛却在得到某个意想不到的答案后,整个人完全懵了。

 

兄长刚才说什么?他和魏婴是……什么?!

 

想起两次在这个世界醒来时自己与魏婴之间的亲密状况,蓝湛顿时呆若木鸡、耳垂绯红,以至于好半晌都没有缓过神。对此,蓝曦臣倒也不急着催他,只是心里多少有些感慨。在蓝曦臣的印象中,他似乎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个模样的蓝忘机了。

 

眼眸低垂,静默了一会儿,蓝曦臣拿起手边的一块棉布,用它垫着去提正在炉火上煨烧着的一壶沸水。

 

蓝曦臣一边用水冲泡着茶具,一边道:“忘机之前来见我,让我不要如此过早地告诉你他和魏公子的事。我问忘机为何,他只说时机还不够好。”

 

将手中的茶壶放到一旁,重新添了水放回到一旁的炉子上后,蓝曦臣接着道:“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还能从忘机那里听到‘时机’一词,说实话,我其实挺惊讶的。毕竟魏公子不在后,最初的那几年,我曾从忘机那里看到过后悔。”

 

“后悔?”

 

听到这里,蓝湛终于神魂归位,不解地看向蓝曦臣。

 

蓝曦臣手中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了一眼蓝湛,勾起唇角似有若无地苦笑了一下,旋即收敛正色,继续着手中泡茶的工作,说道:“是,后悔。只不过那个时候,我对他的这种感情完全无法理解。至于现在,倒是多少明白了些许。所以,阿湛,我且问你,你现在可是已经喜欢上魏公子却不自知呢?”

 

蓝湛:“……”

 

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蓝曦臣的这个问题。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魏婴之于他,似乎确实与其他人不同。只是这种不同以往的陌生感情到底是不是如蓝曦臣所言的那样,至少现在的他还不甚明白。

 

置于膝上的十指微微蜷曲,蓝湛因此再一次微低下头保持起了沉默。

 

蓝曦臣将一盏茶送到垂首沉默的蓝湛面前,说道:“父亲去世时,我正逃难在外,等我重新回到云深不知处时,忘机他已经振作起来协助叔父一边重整云深不知处,一边四处奔波救他人于危难。而那个时候,魏公子因为岐山温氏血洗了莲花坞,下落不明。”

 

蓝湛蓦得抬起头,直直地望向蓝曦臣。

 

蓝曦臣看了蓝湛一眼,继续道:“魏公子这一失踪就是三个月,归来之后便成为了一名修为强大的鬼道修士。”

 

蓝湛抿了抿唇,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那魏婴现在……之所以相貌有异……”

 

蓝曦臣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关于这一点忘机倒是有让我转告你。魏公子他现在的模样并非是因为夺舍,而是因他人献舍才在身死道消十三年后重归于世。”

 

因他人献舍才在身死道消十三年后重归于世?!

 

乍然听到这个答案,蓝湛怔愣了好半晌,这才仍有恍惚地喃喃道:“……魏婴他,果然死过吗?”

 

—————— T.B.C. ——————

 

嗯哼,论信息不对称可能引发的惨案……

 

2019.11.16

之前这章一直让我感觉不是很好,所以在写完《魔君》后特地重新修整了一下,这下终于感觉顺了……所以,过几天再更21章,至于为什么是几天后,毕竟我打字速度慢嘛╮(╯▽╰)╭

听说了吗?那个×天×地的魔君居然是个坤阴!EP.14

※ 我流设定仙魔古风向ABO(女A男O,自行避雷)


※ 晋江上的书名按编辑要求改成了:《听说了吗?那个被公认为乾阳的魔君居然是个坤阴!》


—————— 以下是部分正文 ——————


从云头落下的时候,祭晏与清曦选择了一个环境十分僻静的幽暗小巷。在离开之前,两人小心张望了下周边的环境,这才双双幻化了外貌,遮掩着行迹,悄悄混入了人来人往的街市之中。


旧都曾是余国数代之前的国都,当时是座相当繁华的都城,在华州境内曾远近闻名。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让这座都城在一夕间近乎成为一座死城,之后更是怪事频发。


起初,余国的国主还重金请过一些修道者来解决这些普通人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哪曾想,这些人竟全部铩羽而归。之后,迫于形势,当时的国主接受了臣下们的奏请,放弃了这座余国立国至今的古都,迁都他地。


本以为这座昔日的废都会就此渐渐成沦为一座荒城,完全没有想到,这处死地竟成了三界六道各路妖魔鬼怪的福地。


看着身边车水马龙,商贩沿街叫卖的繁华热闹之景,若不是先前尚未靠近,就看见满城冲天的妖邪之气,以及此时身边一些人动不动就在大街上公然斗殴,而周围人不但不加以阻止,还各个热衷于见血的异常亢奋情绪,清曦相信,即便有人说这里只是一座寻常的城市,她大概也是会信的。


“元君,莫要走散了。”


就在清曦愣神的四下观望时,已经稍稍走远,却发现身边的人并未一起跟上的祭晏,立即驻足返身回到了清曦的身边,提醒她道。


清曦循声侧首,略作沉吟,问道:“魔君以前时常来此吗?”


“还好。”祭晏侧目瞥了一眼清曦,淡然地应了一声。而清曦在得到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时,立即挑起了一边的眉梢。


就在这时,一旁忽然摔过来一个人,祭晏眼疾手快地揽住清曦的肩膀,一个旋身,带着清曦一起避开了这次的意外,之后更是将她护到了自己的身后。


清曦:“……”


愣愣地眨了眨眼,清曦无语地看着眼神高出自己一个头左右的坤阴魔君。然后不着痕迹地让自己与祭晏调换了位置,站到了祭晏的身前。


……


—————— T.B.C. ——————


Chapter 14完整修正版,指路: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128361


榜单终于搞完了……让我缓两天再更《那对忘羡》

.._:(´_`」 ∠):_ … 



借机清个粉

突然发现一个清粉的好方法。如果你们不赞同我以下的观点,请赶紧取关我,谢谢。


1. 《魔道祖师》是原著,它的衍生有动画、漫画、广播剧,以及让我感觉万分糟心的网剧的《陈情令》。而这些作品的主角,永远就两个人:蓝忘机和魏无羡。其余的人全部都是配角。肖战和王一博只是演员,和“忘羡”只是演绎关系,就好比广播剧里的“魏无羡”是路知行,“蓝忘机”是魏超,一个道理。


2. 身为同人文写手,最高的目标应该是写出贴合原著文风、剧情、人物形象的同人文,看看《福尔摩斯探案集》,我们都知道现在出版的一些长篇中,其实有几篇并不是柯南·道尔本人写的。我个人认为,同人作者的最高成就就应该像《福尔摩斯探案集》里存在的其他同人写手一样,写出能“被误认为这就是原著后续”这样的程度。而不是为了怼而怼,为了OOC而OOC,只为了满足自己私欲,为了爽而爽。既然你决定拿起了笔,走上写文这条道路,就应该有身为“作者”的自尊和骄傲!同人写手是为爱发电,是为了自己的脑补爽心而写同人,但是,这里面也有正确的方法和错误的方法之分!而这其中最要命的致命错误就是,作者在创作剧情和人物的时候,是绝对不能过于上帝视角的!


基于我本次是来给自己清粉的,那我就明确的说一下好了,我说的就是当下TAG里最常见,也就诸君最喜欢的各种阅读体、伪历史体或直播体。我这样说好了,在这些文中,以我的个人标准来说,有99.9%都是不能看的。但是存在即道理,还是有小朋友喜欢,所以那是你们自己的事,但是!至今仍有人在犯“金子轩在和魏无羡打架之前,从来就没见过江厌离”这种低级错误。至于其他的,每个人心中都有杆秤,我就不多言了。


(P.S. 另,对于前一阵子非常受大家欢迎,至今也在热榜上的某篇大手写的文,我其实也觉对方把魏无羡写OOC了,但底下仍有一大群小朋友说“大大你写的魏无羡好棒!完全不OOC!”要我说,魏无羡面对含光君再娇,他始终是个男人!而那位太太写的魏无羡,身上的女气实在太重了。)


3. 请不要跟我讲“怼××”TAG里那些文怎么样怎么样,我从来不看OOC的文(不管你是绿V,还是小透明,只要OOC,我就不看!)而且我的避雷雷达一直比较良好。所以,哪怕你打着“忘羡”的TAG,我也不会把TAG里所有的文章都刷一遍。因为我有我自己的口味和喜好。我的主粮只是“忘羡”。我虽然知道拉郎,但我是坚定的官配党!就像江枫眠的夫人是虞紫鸢,藏色散人的夫君是魏长泽,金子轩和江厌离是一对,而金光瑶的夫人永远都是秦愫,儿子是金如松!哪怕他们是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妹!!!

 

4. 基于我的成长环境,我对云梦江氏的看法一直都是,仅家庭成员关系而言,这是一个非常普通且常见,而且非常中国式的正常家庭。无论是虞夫人,还是江澄,我都没觉得他们身上哪里有什么问题,他们每一个都是正常的普通人。这里面也包括他们自身的缺点,江枫眠的、虞紫鸢的、江澄的、江厌离的(老实讲,其实我一点都不赞同“江厌离是全世界最好的师姐”的这一观点),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魏无羡自己都有很大的缺点。只是基于他是主角,有主角光环笼罩,很多问题都会因此被弱化掉一些,这就是所谓的主角滤镜。

 

所以,我对云梦江氏有我自己的观点和立场,不需要你来告诉我或指导我云梦江氏有哪里不对,懂?哪怕你们再不喜欢虞夫人,不喜欢云梦江氏,和我有什么关系?当然,评论自由,我不会阻止你发言评论,但也千万别指望我会回应你。

 

毕竟你们看,我在《听什么学,聊八卦呀!》一文里对大家很快就弄死的金光善都相对友好,给了他身为兰陵金氏宗主多年的应有的尊严和应对手段。更不要说我们的江小宗主江澄了,我可以这样说,和他身处同样的立场,我们都不一定能做得比他好(但凡有胆识说自己一定可以做得比江澄好的,大多数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小朋友)。还有姑苏蓝氏,我认为他们家的家庭教育是非常符合那个时代背景的,甚至可以说相对于其他玄门百家,姑苏蓝家可说是非常前卫和氛围良好的了。

 

可就算是这样,现在不少小朋友拿着现代的三观和教育观去评判《魔道》这个架空世界,我就问一句,你们就不觉得你们的这些做法和“道德绑架”是殊途同源的吗?

 

不管你说我在对待这些问题上太过一本正经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也好,反正我的观点已经摆在这里了。劳烦和我的观点对不到一路的赶紧取关我,免得你往后总要隔三差五地被我膈应到。

 

暂时,以上。

 

毕竟说不定我之后又会想起什么这次被我遗漏掉的观点。

听说了吗?那个×天×地的魔君居然是个坤阴!EP.13

※ 我流设定仙魔古风向ABO(女A男O,自行避雷)


※ 晋江上的书名按编辑要求改成了:《听说了吗?那个被公认为乾阳的魔君居然是个坤阴!》


—————— 以下是部分正文 ——————


“阿曦!”


“兄长?”


在距城门还有几十里的地方,清曦一行人便主动下了马,按律法的要求步行前往城门。就在这个时候,清泽扬声的呼喊远远传来。


清曦循声而望,随即整个人一僵。古怪的反应让身边的祭晏也跟着起了好奇心。但事实证明,有些事的好奇心实在不可太过旺盛。眼见两人相继露出难以言喻的微妙表情,昭念也不禁心生疑惑地顺着两人的视线望了过去,而后目瞪口呆地脱口道:“操!”


鸿蒙初开,时移世易。云华的芸芸众生在经历过各种风雨后,最终演变成了三界六道相互依存的局面。当然,曾经也出现过妖魔或是具有相当能力的凡人豪情壮志的想要打破这种带着几分畸形的共存平衡,但无论哪一边,最终都被无法捉摸的天道气运给阻止了,而且每一次的结局都是各种意义上的惨败。渐渐的,生存在天上地下、四海八荒的生灵们便歇了这些瞎折腾的心思,转而努力在不被天道发现找麻烦的作死边缘反复横跳。随后又没过多久,各路仙魔发现,但凡有事需要往来身为人界的凡界时,自身的修为总会被压制到某种程度的极限。


可即便如此,仙魔终究是仙魔,作为凡人,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普通百姓,在见到仙魔们的真身法相时,总是会表现出或敬畏或惊惧的过激反应。久而久之,为了大家省心省力,仙魔们在来到人界时都不约而同地会选择掩饰自己的身份。其中之一,便是各自的出行方式。


现下这一行人中,撇开常年混迹于人界,有时下意识都会以凡人角度出发思考的魔君祭晏之外,亦如清曦,夸张也不过是向寻常的修真者那般选择御剑而行。


诚然,凡人之中也不乏驯化妖兽或灵兽,以它们为代步座骑的修士高人。可时至今日,有关于这些人的传闻中也没有一位如清泽这般,仙风凛凛地选择乘鹤出行。因为就目前那些耳熟能详的奇闻传说而言,凡是跟鹤挂上钩的人物,往往都是些仙风道骨的仙人。


所以,也无怪乎清曦等人此刻各个反应微妙。实在是清泽仙君太过高调!


……


—————— T.B.C. ——————


Chapter 13完整修正版,指路: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128361




听说了吗?那个×天×地的魔君居然是个坤阴!EP.12

※ 我流设定仙魔古风向ABO(女A男O,自行避雷)


※ 晋江上的书名按编辑要求改成了:《听说了吗?那个被公认为乾阳的魔君居然是个坤阴!》


—————— 以下是部分正文 ——————


很久以后,半死不活瘫在床上的祭晏在认真反思迄今为止的人生之后,当真是恨不得一掌拍死这个时候硬端架子的自己,毕竟重要的夫纲都被自己端没了!同时,他又万分懊恼自己当初怎么就眼瞎到把清曦时不时会透露出来的某些小心眼当成是她身为乾阳的本能了呢?!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眼下,祭晏在错过了清曦别有一番深意的表现之后,领着昭念走入了众人聚在一起的屋子里。然后,在众人惊奇与错愕的注视下,施法压制住了和仪公子自身的魂魄,并让一位女子的阴魂附身其上。


该女子是祭晏与清曦在到达华州之前从一名修炼邪术的修道者手中救下来的众多阴魂之一。由于心有执念,暂时入不了轮回而跟在了祭晏与清曦的身边,只是她本身到底是个阴魂,长期待不得阳世,又近不了清曦这位乾阳元君的身,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被祭晏这位坤阴魔君收着,没想到现在竟起到了此等作用。


“你生前的修为多少还留着一些,比之其他阴魂应该更能控制得住阳世的诱惑才是,切莫让本座失望。”


祭晏神色肃然地盯着眼前的人,沉声警告。


“和仪公子”当即向祭晏一礼,答道:“尊上放心,我的目的只为报仇雪恨,绝不牵连无辜之人。”


祭晏对此不作任何表示,稍作沉吟之后指了指神思仍有些恍惚的昭念,说道:“你在本座这里待了这段时间,应当知晓这位是谁。此后若是遇到疑问或困扰,便向这位小公子请教吧。”说完,便转身走出了屋子。


月色如水,铺洒于断壁残垣的荒景之上,让这方小小的天地越发显得凄清。


清曦仍旧待在原处,披着月色,背对着屋舍地站在那里。纤瘦挺拔的身姿,在四周这片荒意的衬托下,更显凛然。


看着眼前这别具一格的风景,祭晏脚下的步子不由一顿,沉默地站在了原地。好一会儿,他才敛眸,重新迈步往清曦的身边走去。


……


—————— T.B.C. ——————


Chapter 12完整修正版,指路: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128361



听说了吗?那个×天×地的魔君居然是个坤阴!EP.11

※ 我流设定仙魔古风向ABO


※ 晋江上的书名按编辑要求改成了:《听说了吗?那个被公认为乾阳的魔君居然是个坤阴!》


—————— 以下是部分正文 ——————


小半个时辰,昭念向祭晏与清曦讲述了一个如同四季轮转般寻常,有关于王朝权利兴衰更迭的常世之理的故事。只是让祭晏和清曦感到不妥与忧虑的是,华州这一次的权利之争,其中还加入了凡界的修真者。这对普通百姓而言,生活只怕会更加水深火热。


思及此,清曦心怀悲悯地幽幽长叹了一声。祭晏则是凝眉沉思了片刻,抚掌笑道:“好!真是太好了!”


清曦紧皱起眉头,极不赞同地看向祭晏,问道:“修道之人本应超脱世俗之外,如今他们不思进取,反而搅和进了凡界的名利之争,百姓所受之苦只会加倍,好在哪里?”


祭晏却是不以为意,说道:“元君,有一点我不太认同。你刚才所言的不思进取,在我看来也是需要依据相对目标才可进行判断的。诚然,凡界的修真者为得证大道,确实应该超脱世俗之理,但就如今这光景,到底是这些人的俗世之欲超越了道心?还是其中另有蹊跷?现在还只是五五分说。不过,我个人倒是更倾向于后者,毕竟此方土地我们两人谁都没有召来。我虽执掌着魔界,但你们仙界和冥府的规矩我还是知道一些的,现在可不是土地们的述职期。”


祭晏说的尚算隐晦,但清曦却是听明白了,也听懂了。


清曦侧首看向祭晏,微扬唇角,似有深意地笑道:“没想到魔君对仙界的动向竟如此熟悉。”


“好说,毕竟常年无所事事到处闲逛,因此增长了不少见闻。”祭晏坦然地答道。


“……”


—————— T.B.C. ——————


Chapter 11完整修正版,指路: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128361

© 永月|Powered by LOFTER